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千载皇寺千载谜 二说并存二释疑

    “泱泱古国,煌煌昊天禅脉长;赫赫帝里,灿灿净土佛基深。”在武进春秋淹城北隅,有一座建于南北朝时期的古寺院,1500年中虽然屡遭毁损,但总能屡毁屡修,而且屡修屡扩,时值今期,晨鼓暮钟佛事兴,罄声梵音香火旺。这座身世不凡的寺院就是目前正在大规模扩建中的“宝林文化园”主体嘉构——宝林禅寺。
  宝林禅寺,深藏玄谜。关于它的身世与来历,在常武地区流传者两种版本。一是据宋《咸淳毗陵志》所载“宝林寺,北周闵帝舍宅建”,这一说虽为千年之前邑志之传,但细究其节却存疑颇多。南北朝后期的北周,公元557年由西魏宰相宇文泰三子宇文觉所开,是为“孝闵帝”,他15岁登基后在位仅1年,16岁时就被掌控朝中实权的堂兄宇文护先废后杀。在北周所历25年世系的“孝闵”、“明”、“武”、“宣”、“静”五帝中,并无《咸淳毗陵志》所载的“闵帝”,而且宇文“五帝”家族并非江南籍。再则,当时北周疆域在中原及西北地区,与南朝最近的接壤线远在江陵(今属湖北省),时晋陵武进地域为南朝而非北周辖地。综上所陈,“北周闵帝舍宅建”宝林之说或疑为难立。除此说外,民间口碑相传另有一说,该寺是南朝梁开国皇帝——梁武帝所建的4座家庙中之一。根据时代背景和有关资料记述的析证,此传倒十分符合情理。梁武帝(464—549),姓萧名衍,小名练儿,字叔达,晋陵郡武进县人。公元502年以南朝齐宰相、刺史职在襄阳起兵,讨伐齐末昏虐君王“东昏侯”后开梁朝,史称“萧梁”,是为梁武帝。梁武帝不但武能统帅安邦,文能经略治国,而且是中国佛教承先启后的领袖和中枢,在佛教界享有崇高威望和声誉,有“菩萨皇帝”、“真神”、“圣主”之誉。梁武帝情性谦和、仁慈宽怀,有着非常强烈的桑梓情感。他登基后既不忘自己五世祖在200年前的籍地山东兰陵,把武进县改名为“兰陵县”以寄怀想,更不忘武进县对萧氏家族的养育之恩,在齐高帝萧道成于建元元年(479)所下“南兰陵桑梓本土,长蠲租布;武进王业所基,复十年”的《惠乡诏》后,他继下“依前代课征”诏,武进县继续享受免除一切税赋的待遇。南朝梁在梁武帝的多年精心治理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他在京都金陵(今南京)广建寺院,宣弘佛教的同期,先后在家乡武进修建了“吉祥寺”、“慧炬寺”、“九龙寺”和宝林寺前身的“法华寺”共4座家庙。“吉祥寺”又称“萧整家庙”,址在今万绥小蔡家村,寺内设祭祀公元318年自山东兰陵“过江居晋陵郡武进县东城里”的萧氏始迁祖萧整。“慧炬寺”,址在今万绥镇东岳庙旁,宋《咸淳毗陵志》载:“在县北七十里万岁镇,梁武帝旧宅,天监七年(509)舍为院”,后易额为“智宝禅院”。“九龙禅寺”,址在武进(今常州新北区)小河临长江边的小黄山上,是梁武帝为郗皇后所建,内设“慈母堂”供奉母亲祀位,碑记云“梁武帝萧衍礼释志公为国师,造寺兹山”。梁武帝为了答谢晋陵郡当年接纳萧氏一族,致其能“六龙御天”成就帝业,又听说“观音赤脚开滆湖,消洪涝,解困厄,度民众”的传奇故事后,所以亲自勘舆地形,在武进县与晋陵县接壤的不远处,有萧氏一族聚居的“前萧庄”、“后萧庄”一侧,位于晋陵城(今常州)南淹城的西北角,修建了4座家庙中规模最大的、“千佛名蓝,万派朝宗”的宝林寺前身“法华寺”,并供奉“赤脚观音”金身其内。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关于宝林寺身世二说,从史学的角度讲,孰真孰假,孰是孰非,由于年代久远已无法考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是周闵帝舍宅而建,还是梁武帝家庙之一,其性质绝非一般寺院可与匹俦,它是座于龙脉之上的皇家基业,史称“皇基”、“皇业寺”,而从民间的口语传承角度讲,梁武帝建寺是公众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