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如来佛祖播妙法 真神武帝请法华

    “业肇南城,皇脉皇寺钟一元;法流具区,佛祖佛旨辉两仪。”据宋《咸淳毗陵志》记载,“宝林寺”之名始于宋太祖乾德年间(965前后),而在梁武帝建家庙至此的400余年间的寺额为“法华寺”。在中国历代修建难以计数的寺院中,曾经先后命为“法华寺”的分别有北京、浙江、福建、陕西、台湾等共9座,在这9座“法华寺”中,绝大多数建于唐代或更晚时期,最闻名的五台山法华寺也是建于唐开元年间,唯有武进淹城地域的“法华寺”请额最早,奠定了这里是“中国第一法华寺”的历史地位。
  “法华”二字是从梵文佛经名中神采,内涵振聋发聩,地位登峰造极,在佛教界可谓奉若神明,追根溯源出自公元前六世纪的佛教创始人,成佛后称为释迦牟尼,尊称“佛陀”,民间恭称为“佛祖”的“如来佛”。自古云“成佛法华,富贵华严,开慧楞严”,“法华”、“华严”、“楞严”,是历代禅师教于大众必修的三大经,而《法华经》位居其首。释迦牟尼以慈摄众,以法领众,以智教众,以善度众,一生中不遗余力弘化佛法49年,其中《妙法莲华经》是他开释宣弘的核心。《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是开权显实的圆融教法,“妙法”经义认为凡界每个众生都有本来自性清静的真如佛性,无论贫富贵贱,只要依循佛道修阶位,人人皆可成佛。《法华经》倡导给苦难众生以救度;给饥贫人们以施食;给病苦弱患以疗药;给无智愚痴以启化……这是信佛、成佛必具的慈悲菩萨心。面对纷扰尘嚣的世界,苦海中挣扎的众生,释迦牟尼认为弘化《法华经》义,是最现实、迫切、有效的慈航救度之道。《法华经》在佛教界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被誉为“经中之王”。1500年前皇业“法华寺”开光,开天辟地将“经中之王”请为寺额,至善无量,至高无上。
  或许这是历史的巧合,或许这又是“法华寺”身世之谜的又一诠释。《法华经》传入中国后,是“菩萨皇帝”萧衍融会贯通将它深释宣弘到了极致。他既是一位有思想、有作为的皇帝,又是一位将西方佛教中国化的实践者、推行者,更是一位虔诚至极的佛教信徒,曾经在执政期间领佛界“皈依佛、法、僧三宝”之核,自取法号为“三宝奴”后4次“舍身同泰寺(在金陵,今南京)”,不当皇帝当住持。他还是一位博学多通的佛学理论家,开创“三教圆融”学说,提炼“真神佛性”理论,认为人们只要虔诚地进行宗教的修与养,主动摒弃蒙蔽本性的杂念,保持本来佛性的纯洁,便可以修成正果。在梁武帝用毕生心血写成的数千卷诸经解义里,融合了佛教文化慈悲、平等、博爱、尊重、包容等积极的精神因素,与佛祖释迦牟尼宣弘的《法华经》前后相承,提纲挈领。
  释迦牟尼宣《妙法莲华经》于广土,梁武帝得其真谛施雨滋润故里芸芸众生,所以请额“法华”,高悬于晋陵城南淹城区域自己启建的家庙之上,旨在“三乘法门畅开”,请得“九界圣凡登岸”,回报桑梓故里的养育之恩。从这一角度出发,是武进这块净土福地孕育出了《法华经》精旨承先启后的领袖,并在佛教界有“圣主”、“真神”之誉的梁武帝,那么,也就只有武进的禅寺有资格和道恩,成为“中国第一法华寺”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