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菩萨皇帝梦中醒 御封住持点道云

    “四基造化,佛身禅心开宝殿;三论传灯,驾慈悬慧应梵钟。”随着法华寺的落成,梁武帝建皇业寺于故里的宏愿终于圆满实现,俗话说“创业容易守业难”,弘法道场通灵关,有谁来、有谁能担当这座“造化灵性、恒启妙谛”的皇寺主持呢?他为一时找不出合适人选而苦恼。梁武帝不但是一位大智慧、大学问家,而且还是中国词学的鼻祖,他在早理国政,午参佛道,夜译经义的同时,仍然坚持作诗填词。这天深夜,梁武帝秉烛撰《游钟山大爱寺》诗,该诗汇“权、年、天、贤”等15韵,每韵6句共90句,气势沉宏,遣句严谨,他拟毕这首著名的“五言长城”已到丑寅相交时,因劳累困倦而伏案养眠。朦胧间,其诗“道心理归终。出云去连绵”句中的“道”与“云”二字从梦中蹦出,这“道云”二字不正是当今名僧,声誉响彻金陵的“道云禅师”法号吗?他不但曾受到观音菩萨的“花雨点化”,连金陵“雨花台”之名也因其而得,而且还是土生土长的武进人。这正是“观音契合佛缘深,一荐喜煞梦中人”,由此,道云禅师被梁武帝敕召为法华寺的第一任住持。
  道云法师俗姓陈,名璞,晋陵(今武进)人。自小家境贫寒,7岁时其父死于瘟疫,其母双目失明,是村上菩萨心肠又多行善举的乡绅收留了无依无靠的母子俩。陈璞12岁那年母亲病危,临终时告诫璞儿长大成人后要多做善事以报答恩公及乡亲,后陈璞进晋陵城内建元寺(南朝齐建,寺址即今文笔塔基)为杂伺。陈璞自小聪慧伶俐又诚实和善,建元寺方丈见其有慧根是可造之材,从此召其在身边由浅入深授其佛经教义,经过十余年的修悟,陈璞渐成邑内通经明义的一代禅师,法号“道云”。南朝梁天监初,道云法师开始云游四方,遍访名师以增佛力,并曾与被梁武帝奉为国师的志公和尚切磋经义。梁天监中,菩萨皇帝萧衍广建寺宇,邀四方高僧入京宣演佛法,志公和尚推荐道云入京坐坛讲经。道云在金陵主讲的经义有《悲华经》、《地藏经》、《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等,尤对《妙法莲华经》和“观音法门”的参悟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往往听者如云致寺院中难以容纳,只得在露天广场设坛开讲。道云禅师在广场开讲《妙华莲华经·法门品》时,巧逢观音菩萨应身经过,她想不到此禅师竟将自己的妙法精髓参悟得如此透彻,赞赏之余暗使法力,顿时天空中花雨缤纷,翩翩摇曳渐降于道云禅师讲台,此景延续到讲经结束,台下万众激动欢呼,称这是观音菩萨昭应之象,由此,道云讲台被命名为“雨花台”并传至今。宋《咸淳毗陵志·仙释》载:“晋陵(今武进)道云师,天监中为僧,于金陵高坐寺台上讲经,天花缤纷,讲竟乃止,因名‘雨花台’。”
  德报皇恩,禅化梓里,肩负宏演“通上界、引慈航”佛法重责的道云禅师果不负众望,他在致力于法华寺远势开辟的同时,“蝗灾年化缘救难民”、“植药圃施药疗乡亲”等善举累累,今淹城尚存的千年不涸竹木井,据说是他当年“干旱期凿井送甘泉”所留,他在滆湖周边河道上“善修十三桥”更是功德无量,而道云法师最大的功德是把法华寺“赤脚观音”的法旨与法力——“善”与“灵”(善:救苦救难度众生。灵:有求必应尽众愿),普宣于厚土,扬弘于广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道云禅师开释“观音赤脚成形滆湖”的至善至诚,后凡到法华寺进香的善男信女,为了表示自己敬佛的诚心和对观音的崇拜,无论春夏秋冬,一概“赤脚进殿拜观音”并形成传统。中国“赤脚拜观音——真心诚意”的歇后语,亦由法华寺所创并延传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