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三宝法号领额首 七宝佛旨匾中留

    “千世感应,金炉不断千年火;万岁神通,银盏长明万岁灯。”当年淹城“法华寺”悬额迎香客,既彰显了如来佛祖的慈航之旨,又凸现了赤脚观音开湖解厄的慈慧之心,并且体现了梁武帝对晋陵武进的又一善良。在其后的400余年间,法华寺先后历经西魏併土之侵,隋唐相易之乱,五代战火之扰,虽殿宇未倾、香火未断,但毕竟风雨长侵,年久失修,已渐呈破壁败檐颓废状。五代十国之后,战乱停息,天下归宋,庶民耕乐,复原气象。时常武地区经数百年佛教文化的润化、洗礼,崇佛尚禅已为风气,民众热切祈盼“法华寺”能早日修复,以延明光。据传,在宋太祖乾德四年(966年),时任法华寺住持与众僧赴四府八县募化善资,晋陵、武进两县缙绅乡贤慷慨献金,县内商贾贩夫纷纷解囊,鱼耕民众节衣缩食倾己所有,纷纷为法华寺的修缮扩建而举力,所集款项总额竞超出筹目十余倍。法华寺得以大规模扩建后,寺内大雄宝殿、观音阁、三圣殿、天王殿、地藏殿、藏经楼等梯邻栉比,恢宏巍峨,时为江左最大寺院之一。
  皇业新寺山门开,十方诸神宣演来。当年梁武帝家庙神佑故里,赤脚观音慧护四乡,法华寺额已功德圆满,集八方善款、百姓之力而扩建的万佛嘉构,当延请新额而胜缘八方,既续皇寺之脉,又开广弘之途。何额的份量能够替“法华”额之位呢?经说,佛界有皈依“佛、法、僧”三宝,佛教有“金、银、琥珀、琉璃、砗磲、赤珠、水晶”七宝,得三宝而国泰,得七宝而民安,国泰民安,历来是天下黎民最大的愿望,于是,从梁武帝的法号“三宝奴”中请出“宝”字,又从《法华经》、《阿弥陀经》、《称赞净土经》、《无量寿经》教义,“极乐净土之林,七宝行树所成”中请出“林”字,合为“宝林”作为“法华寺”的继用名,称“宝林禅寺”。“七宝”乃上天所赐之神品奇珍,不但是镇寺之宝,而且在佛教中又无不赋于不同的佛性与禅说,“七宝灵性”更无一不普惠善信众生。在禅说七宝中,一宝“赤金”,喻“佛祖金身,佛法无边”。寺院供奉的金身佛祖、观音、诸佛,辉同羲轮,光照人间,普度众生(出《真谛之释》)。二宝“白银”,喻“佛地祥光,太平安康”。寺中银质法具器皿吉光泛耀驱迷瘴,并有辨毒功能,可避邪保平安,所以民间有请银质“长命锁”为婴幼儿佑身的传统习俗。三宝“琥珀”,喻“佛心永驻,缘结活化”。凝结于晶体内的生灵万年不朽,与佛“戒、定、慧”三学恒通,佛祖普度众生的心愿永恒不变,并能帮助信徒修行、开悟。四宝“琉璃”,喻“佛途坦畅,光明常在”。寺中琉璃灯长明万世,《慧琳音义》“此乃须弥山南天工神物”,能指点黑暗中的迷者走向光明。五宝“砗磲”,喻“佛法无量,圣物无尘”。《法华经·玄赞》云,这是佛教中的圣物。用深海中千年巨型贝壳尾端磨制后串为佛珠,称“砗磲”,是佛珠中的顶级极品。六宝“赤珠”,喻“佛解厄难,禅化凶险”。《佛地经》云,赤珠又谓真珠,出于鱼腹、蛇脑中。是千载不遇的珠中之鼎,能解善信急与难。七宝“水晶”,喻“佛门净土,无邪无瑕”。《慧琳音义》云“如好光明砂,净无瑕点”,能度善男无邪,信女无瑕。
  “无量佛缘三宝奴,净土庄严七宝行”。扩建的“法华寺”开光之日,集皇帝法号与禅宝佛旨为一体的“宝林寺”新额高悬主殿檐口,立极于两仪,同辉于三玄,历代善信众生顶礼膜拜,延用至今已达一千余年,竟然金光不退,灵性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