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贵人救寺义高天 英名留传禅弈轩

    “义道无私,千年义行千年誉;佛门有德,万古佛法万古昶。”元朝末期,烽烟四弥。北夷未平,叛军又起。武进,特别是宝林寺所在的常州城南滆湖一带,一度成为抗元义军朱元璋部,和曾为义军,后投靠元朝廷的张士诚部你来我往,拉锯伐战的中心区域,明朝陈筼《牛塘谷歌》载:“毗陵城外阴云横,牛塘谷中鼋鼓鸣。战酣气奋鼓益震,诸军愿死不愿生。狼烽惨黯日月黑,巨炮奔裂天地昏。前徒倒戈厥角崩,长驱直入无坚城……。”两军长期互伐不但殃及民众,连佛门净地也屡受侵扰,征寺屯兵、佛殿埋锅更为常事。时为中吴名刹的宝林寺也曾遭兵祸大难,幸得有“孔明再世”、“张良复生”之誉的刘伯温全力相护才逃过生死之劫。
  刘伯温(1311—1375),名基,号伯温,时称“刘文成”、“刘青田”,浙江人。其通经史、晓天文、精兵法、尊儒敬佛又忠良仁贤,是元末明初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三月,张士诚遣部将奔袭镇江,反被朱元璋部将军常遇春包围,张部残兵分路突围,其中一支约百余人由金坛逃入武进,追兵紧逼间仓惶窜入宝林寺欲图死守。他们将寺内30余名僧俗押为人质并“积薪佛殿”,扬言“若遭攻击则屠僧焚寺”同归于尽。正当“沉鸷果敢”的常遇春号令总攻,宝林寺僧亡殿毁悲剧即将发生的瞬间,经朱元璋三请后出山,时担纲军师之职的刘伯温策马赶到。他深知宝林寺在佛教界的影响和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以及攻寺导致的必然结果,于是请常遇春暂停攻击并退守三里之外,自己只带两名侍卫冒险进入宝林寺劝降。刘伯温进寺后对头目刘海说:“负隅顽抗则必死无疑,而且殃及无辜,若在佛前放下屠刀,则保证其部悉数生还”。刘海恐其中有诈,刘伯温又说“吾为押质,可送汝等全身而退”。刘海等本是东台贫苦盐民,家中都有父母妻儿,又闻刘伯温仁义之名,见有生还之机而弃械归降。
  宝林寺的灭顶之灾在刘伯温的胆略和勇义之下消于无形,实为贵人之助,佛门之福。宝林寺方丈感谢刘伯温救寺之恩并盛邀其进寺一叙。刘伯温推辞说:“俗身随军虽无杀戮之行,但难免有血尘沾衣,前番进寺迫于无奈,若复进净地则恐有扰佛祖,乃大不敬也”。方丈说:“先生随军荡涤夷乱为大义之举,今舍身护寺为大善之德,汝行天道与佛祖慈道旨同契合,绝无不敬之嫌。”三邀之下,刘伯温更衣净手复进宝林,进香参拜如来、观音诸佛后,随方丈步入僧房。僧房虽陋但洁净清雅,中座尺九棋墩上散有云子相布残局,刘伯温不禁脱口而出:“星位阴阳分,天元大乾坤。哲道有经纬,悟者任纵横。”方丈闻言惊喜难抑,刘伯温寥寥四句将国粹尽绎精辟,定是纹枰圣手无疑。于是收起残局后四星定位,邀刘伯温拈黑客先手。刘伯温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救寺心爽、拜佛心静、见棋心痒,欣然应允以“星小目”开局。由此,主客二人在飞、尖、双、关、跳、夹、镇等手筋频施间,从棋道聊到佛道,从棋局聊到尘世,不知不觉手谈、神交直至鸡鸣。
  刘伯温稍事歇息天已放亮,用过素斋后起身告辞。方丈依依不舍送出九里之遥,他望着刘伯温远去的背影深深感慨,“真乃仙骨禅心鸿儒身也!”二人分手之桥后名为“观仙桥”(今牛塘西)。方丈回寺后睹物思贤,若有所失,便将刘伯温弈棋的僧房改建命为“禅弈轩”,又邀曾与刘伯温有过交往,时徙居毗陵北门,故号“北郭生”的著名画家徐贲绘刘伯温弈棋画像,自己亲笔题写“文成仙骨玉盘释真谛;青田禅心纹枰悟三味”对联,精裱后合悬“禅弈轩”堂壁以寄念想。刘伯温救寺弈棋宝林,北郭生画像方丈撰联,这一人文佳话传遍中吴,文人雅士、儒生墨客纷纷慕名前来观瞻品赏,“禅弈轩”由此成为宝林寺中的人文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