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淹城旅游区 > 文化淹城 > 文学
高僧云游演河洛 名士记胜留佳作

    “七层灵幢,佛塔光曜弥陀宫;双潮圣泉,柳波仙腾慈慧风。”宝林寺在宋乾德四年(966年)修缮扩建后,其规模之恢宏、殿宇之巍峨,堪称中吴首刹,梵音绕古城,罄声远洮滆,八方香客如云相涌,他们在进香许愿、如意还愿间,彼此以现身说法争诵宝林寺佛祖广度之昭应;赤脚观音慈航之通灵;文昌帝君佑护之祥运。宝林寺如日中天之盛出于何因呢?据说在宋绍兴年间,浙江绍兴报恩禅寺一高僧曾云游至武进宝林,他在寺外勘舆、寺内步测,并在大雄宝殿外的廊台上进行了一番“河(图)、洛(书)”推演,得出“巽位曜祥光、坤位腾瑞气,乃宝林大盛之一源也”的结论。其说“巽位祥光”,指大雄宝殿外庭院东南方位的石经幢,“坤位瑞气”指寺院外西南角上的千年不涸“柳波井”。至于“石经幢”和“柳波井”是否是宝林寺的应灵物象故且不去论证,关键是这些吉物祥体当年确实曾经存在,而且在历史名人的诗篇中得到印证,并作为宝林寺的主要景观进行了描写。
  “千载宝林寺,清幽每往还。两潮岩上井,一塔寺中山。门对荒城冷,邻分古县闲。道人高处坐,役役笑尘寰。”这一首《题宝林寺》五言律,是南宋后期吴中名士王申博学而又不愿入仕,做塾师经常往返经过宝林寺时所作,该诗颔联“两潮岩上井”句中涵有两个传说故事。“两潮”中一潮为“东海潮”,据说淹城白玉神龟用法力向北钻通宝林寺坤位上的“柳波井”,向南钻通天镜滆湖,滆湖又通东海,故“柳波井”千年不涸之泉为“东海涌潮”。另一潮为“南海潮”,宝林寺供奉南海观音,她曾用柳枝将净瓶圣水洒入井中,井水顿成甘泉琼浆,每天己、午、未三时,还可见井中柳叶波影荡漾,后凡到宝林寺进香拜观音的善信,都要取井中圣水佑福消灾,因此称为“柳波井”,谓井中之水乃观音所赐“南海圣潮”。“一塔寺中山”指寺院内巽位所立的“石经幢”,宝林寺石经幢为六角形,由幢顶、幢身、幢座三部分组成,幢座上刻云纹、莲花,上为六层幢塔,刻有“陀罗尼经”文。此诗句中以一个“山”字,既喻宝林经幢之高巍,又喻指它是宝林镇山门之重器。颈联“门对荒城凉”句,描写禅寺南门外不远处,古都淹城“逶迤起伏,盘谷千嶂,窪者若坎,耸者若山”的原始静谧景状。“邻分古县闲”句则点明宝林寺址和区域历史。宝林寺座落在晋陵县与梁武帝当年由武进县所改的兰陵县交界线不远处,宋代时,“邻分古县”的“兰陵”之名已作古。“宝林寺里逢修竹,方有诗情约略生”。无独有偶,宝林石经幢又在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进士陈常道所作的《淹城纪游》诗中出现:“……。地匝崇冈一径开,乾坤老我笑初来。雨河吞吐双环带,百里勾萦四结隈。花寺钟清传夹谷,石幢松暝淡层台。窈然桃洞栖仙薮,便欲招游驾鹤陪。”本诗为七律,共两首,第一首描写淹城“山藏孤鸟围千嶂,堑挟重汤控一坪。盘谷蜿形森踞虎,昆池叠影浩翻鲸”的景状。第二首中“花寺钟清传夹谷,石幢松暝淡层台”句,描写诗人在“双环带”(淹城内城)就能听到宝林寺传出的宏亮钟声,看到寺内高耸似山的石经幢,同时佐证了宝林寺的别名“花寺”出于明代中期。“窈然桃洞栖仙薮”,此期的宝林寺真乃佛恩浩荡、迓逸谪仙之妙地。
  千年演变,时过境迁,当年诗人笔下的七层石经幢、岩上柳波井,已在清代战火中毁废湮灭,连口径三尺八、全高六尺余,远声“清传夹谷”的铜制宝钟,亦在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被镇江金山寺换走。失乎?得乎!宝林铜钟镇金山,清声悠传古国还。淹城瑶铃纳远音,更佑吾邦非笑谈。